笔趣阁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吕清广本纪 > 第二百一十九章 妖魂归体1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笔趣阁中文网www.biqugezw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当王晓郁和柳军赤诚相见地分着维稳截访的蛋糕的时候,吕清广又走神儿了,也可以说再次犯了跑题的老毛病,当然,也可以有别的说法,在慈悲大妖王看,跟着王晓郁这条线既然没有获得体悟,那就该早早丢开他,不管是过路的还是龙套,能给吕清广带来体悟的就是好角色,否则就该一边儿凉快去。

    吕清广的视线漂移地并不远,就在身后的墙外,也就是二次更衣的另一个通道口位置。

    柳军将大池区清场,二次更衣通往大池区的通道在他们一伙儿进入后就关闭了,有专人守着,给客人解释,请客人去小池区域消费。柳军不是没能力包下这个桑拿部,他有这个实力,但不能这样做,他也是这个会所的股东,得站在会所的立场考虑问题,不能太得罪客人。

    此刻,裹上了大毛巾正往小池区走去的是王十七,和他同路的是陈宇。准确的说,是陈宇器宇轩昂地走在前面,王十七规规矩矩恭恭敬敬亦步亦趋地跟随在后。但此刻受关注的却是不是大气俨然的陈宇而是一副奴才相的王十七。

    感觉到吕清广转移注意力,慈悲大妖王也看了过来。对周围的这些凡人,不论是桑拿部的服务人员还是来消费的客人,慈悲大妖王一直都有看却没看进眼睛里,他眼睛里不容易进凡人,等级差异太大。

    “这俩货。”慈悲大妖王的虫子脸心里一动,笑呵呵的说道,“那王十七的妖鬼级魂魄还在你手镯空间中,你可以让他魂魄在这个时间点归体,嘿嘿嘿嘿,可能会有些变数的哦!”一直以来,慈悲大妖王都尽量不给吕清广出主意,让吕清广自己去寻找体悟,但体悟这东西是很没准谱儿的,吕清广自己的决定也只有很小的几率能获得体悟,所以,慈悲大妖王觉得偶尔多一句嘴似乎关系也不是很大,而且——好吧,不用替慈悲大妖王隐讳修饰,他就是憋坏憋得太久了,实在是忍不住了。回到这个位面,慈悲大妖王就是憋着气的,一直想给各大势力找点儿不痛快添点儿堵,但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。穿越过来前,并没打算这一趟是来捣乱的,来的目的毋庸置疑是为了让吕清广获得体悟,但很可惜没有如愿,王晓郁并没给吕清广获得体悟的机缘,那么,这一趟就有白忙的可能性了,而且可能性还很大。慈悲大妖王非常不喜欢徒劳无功的经历,既然来了,多少都希望有些收获的,至不济也得给别人添点儿堵。刚才那一阵儿,慈悲大妖王已经查知了各势力都在往历史里输送人马,这个时间节点也有不少,他们要干什么慈悲大妖王不知道,因为来的都是低等级存在,他也懒得关注他们的目的,可是,给他们平添些变数却是慈悲大妖王喜欢的。

    吕清广摸着手镯犹豫道:“这样好吗?”

    慈悲大妖王以为吕清广是舍不得,把妖鬼级魂魄当自己的玩具了。当下佛脸微笑,虫子脸说:“虽然是羸弱了点儿,但三魂七魄是完整的,分出一魂来,让其归体,剩下的你可以继续玩儿。”

    吕清广并不觉得这东西有什么好玩儿的,也没解释这个,关注点被引导到了分魂上,问道:“这个好弄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是同时向慈悲大妖王和风天提出的。

    风天回答:“会者不难。”

    慈悲大妖王的虫子脸嘻哈一笑,佛脸回答道:“拿魂魄来,我分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吕清广立刻开放待客空间,将王十七的妖鬼级魂魄交到慈悲大妖王手里。

    慈悲大妖王手掌之上佛光隐现,人型的魂魄融化在其中,形成十个并不明亮的光点儿。慈悲大妖王定住其中之一,将另外九个弹出,被弹离了佛光区域后,九个光点儿重新合成王十七的形象。

    在吕清广眼里,前后的王十七虚影没什么差别,但在灵识束中,差异看得很是分明。

    慈悲大妖王像得到新玩具的孩童,虫子脸笑嘻嘻地说:“走,给它归位去。”

    王十七已经跟着陈宇下了池子,正在龇牙咧嘴呢。

    陈宇选择的是冰水池,冰水混合,标准零度。重生以后,很注意锻炼身体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。陈宇尽可能坚持每天跑步、游泳健身,冬天都是冲冷水澡,进冰水池,使劲儿的搓着,全身皮肤通红。

    王十七以前当小痞子时,身子骨很是皮实抗揍,这几年搭帮陈宇发了财,有点儿养尊处优的意思了,下到池子里不住地倒吸凉气,越吸却是觉得越冷,但陈宇在池子里,他也不敢不下来,下来了就得扛着。

    “这状态正合适。”慈悲大妖王看着在冰水池里龇牙咧嘴魂魄离位的王十七笑了,无视墙柱,走直线,一步跨过去,将手掌中定住的微弱光点投入王十七的顶门。

    王十七只觉得一根冰线从头顶直透脚底,张嘴就要嚎叫呻吟却发不出丝毫声音,就好像声线被冻结住一般,双眼瞪出,鼓鼓的,眼珠子好似下一刻就要跳出眼眶,浑身僵硬,一动也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吕清广担心地问:“他不会有事儿吧?别把人给玩儿死了。”

    慈悲大妖王的佛脸笑而不语,虫子脸乐呵呵地回答:“放心,玩儿不坏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吕清广突然觉得有点儿怪。

    陈宇一开始没察觉到王十七的异样。陈宇跟王十七在一起有年头啦,但从一开始就是陈宇为主,这个主从次序从来没有发生过变化,而且越来越稳固,一贯是王十七时刻小心侍候着陈宇,陈宇的任何神情变化都会左右王十七的言行,但陈宇基本上不会在意王十七的心情。

    身体再好冰水池子也不适合久泡,那就不是锻炼身体是自虐了,毕竟今儿个是来洗桑拿的不是来冬泳的。陈宇要起身离开了才注意到王十七还呆呆傻傻地立着,不禁奇怪。以往两人也一起泡过冰水池,从来都是陈宇稍微流露出差不多了的意思,王十七就会跳着往池外去,冰水里王十七是一刻不愿多待的,今儿个怎么反常了呢?

    陈宇坚信事有反常必为妖,定睛去看王十七,这一看,吓了自己一跳。

    王十七浑身僵硬,皮色发青,嘴唇酱紫,双目吐出,眼珠子满是血丝,看着跟冰柜里的尸体一个样,起码好莱坞电影里是这样化妆的。

    陈宇毕竟神经算是坚韧的,没有惊叫,很理性地伸手摸向王十七心口,感觉到心头松了口气,再摸人中,感觉到鼻孔有气流进出,心里安定下来。眨眼间,陈宇思虑电转,瞬间果决地拿定主意:在事情没有搞明白前暂时不适合呼救,最好自己完全掌控事态发展。于是陈宇架起王十七,将其拖到池子外面,放到沙滩椅上,顺手将大毛巾盖在他身上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gezw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